• 闲言碎语015

    *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任务驱动不把学生训得一条道跑到黑不算完。以后的出路,要么去考公务员,要么去当兵,完全受任务驱动。
    *中小学研究的内容是作文,总是在”写作”上打转,保证了“理论”的先行态势。
     其实明白了作文的主要功能在于记录,后面依着自己对事物的认知把自己认知的过程记下来,就可以成文,对生活关注多的记录的就多,对生活关注细的就更细腻一些,内心的感受多的抒情性就强,懂得事理的就有条理……也就是这样了。不过,不动笔的话,一切免谈。
    *很多问题固然有外在因素,但内在因素也不能忽略。虽然教研环境并不尽如人意,但说到底教学行为是一个责任心有无的良心活。
    *语文学科说到底其实只是以群体沟通为目标的规范语基础性教学科目。
    *异样
    岩浆包裹地壳翻腾
    飞鹰在海底求生
    花心长出了白桦林
    骨髓钙化红细胞
    精神变成累累叠层
    水喝起来邦邦硬
    这一切我已经放弃,
    而你才刚刚开始。
    *求简而不得
    把世界写进一句话
    把宇宙用体温融化
    平庸经演绎而伟大
    碎屑定是环球名画
    豪迈热血宣称
    这世间事,如此简单。
    平凡迟疑回答
    可惜
           人很复杂。
    *畅想不需要实证的充分支持,因为它本身就是不可实证的。
    “某某研究如果能得到实证研究的充分支持”,只是一种假设情况。而不是事实情况。一个预设加上一个假设情况,可以推出来任何事情。
    *现在的课题太多了,而真正解决实际问题的课题却又太少了。一个课题立项后必然能等待到成功的拥抱。这才是中国课题研究的大问题。
    *从不会写,到乐写,需要多少个层级?哪几个层级是语文教学需要负责的,哪几个层级是语文教学无法承担的?望山跑死马,更别提只是看到一个“乐写”的描述了。每个学生要是都能乐写,当然好,但这种愿景就跟每个人都成为作家的愿景性质一样呀。
    *吟诵,只要不是课标正式要求的内容,就不应该作为语文课堂教学研究的对象。如果说是兴趣小组或是不占用语文课堂的特色研究之类的项目探索一下也未尝不可。
    *课标里有太多的“终极性描述”,只能起到标明方向的作用,相对于成熟的课程标准来说,我们的课标缺少描述性的程度标准。
    *长抱前行志,总持戒惧心。
    *从性质和内涵界定语文不会有太大错误,真正的错误是试图从“语文”这个名称的字面上分析出语文学科的性质和内涵。
    *没有把“语文”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看待,其深层原因是没有区分“语文学科”和作为语言文字等等缩略语的“语文”。
    *所谓课程的是“上位””主要“之类的说法其实凭借的是演绎法的思路。但这个是不是教育教学自然发展的情况?恐怕不是,而是政治干预的结果,而西方的课程的发展也是在探索中,学习时不能把别国的探索经验当做成熟的经验来借鉴。现实问题很少有一什么就什么的直接关系。建设需要努力,但建设只是完善而不会是终结——解决大部分问题的情况也是极为少见的。
    *从这些年零星接触潘教授的言论来说,我已经不再期望能从潘教授那里获得关于语文教育教学的营养了。
    *夏丏尊,张志公,张中行讲常识的内容,就有很多经得起细细考量的。
    民国时期的很多人的研究也都是实践性很强常识经验,那些经验都是经过“体认”的内容。而当代理论家讲常识,往往是架空而谈的,故此只要细细考量难免捉襟见肘。
    *语文学科的问题,不是很难解决,而是很难被认可,因为那样容易降低人们对“语文”的幻想,不愿放弃幻想的人太多,以至于常识性的东西被忽略。
    *科学的内容,因为抽象程度高,所以容易达成一致。而语文因为日常应用,难免形成“灯下黑”的局面。越是切近的东西,越不容易认清,就跟越是基础的概念越难清晰地予以界定一样。
    *在众多的“语文专家”中,半路出家,挟私入侵,不明所以的人实在是不少。
    *对语文的基础性认识不清,师范教育就含糊,师范生学到的就模糊,所以文革后的师范生还不如中师生的基础扎实。
    *中文系出身的人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去除自己身上不切实际的毛病。
    *有人动辄说前人缺这少那,其实前人未必在那些地方有缺失而是因为前人知道为学知止的道理,而不牵连过多。反而是今人拿鸡毛当令箭,动辄拿西兰花当新水果来搞创新。
    *人类知识的不断进步和本学科知识的不断进步是两个不同步的事实,不可混淆。人类知识再怎么进步,人类依然要从婴儿开始成长,依然需要依靠他人抚养才能存活,依然要依靠指认的方式来拓展认知世界的范围……有太多的古今同一的程序并不跟知识一同不断进步。
    *教育之所以能成为永恒的话题,不是因为知识的不断进步,而是人的不断更替。
    *文盲也有看得准,说得对的时候,到是一些“文豪”睁着眼睛说混话,把现状弄得越来越不堪。
    *我以前经常跟学生说,你们是文盲,我是半文盲,没什么丢人的。有时需要学生动手时,我就是文盲。我是文盲,我骄傲。
    因为是文盲所以才要学习,因为是半文盲所以要终生学习。争取早日脱盲。
    *人类知识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要蹒跚学步?直接起飞才跟得上这个世界。
    教什么也改变不了,基本事实的历程。不要把语文想得太广。连句江湖春点都不教,还想在广阔的世界里混。
    人类对于自身认识也是灯下黑的。
    *基础工作总要的有人做,倪文锦教授的文章总体上没有多大问题,这个回应是不是受一些团体的影响则不好说。讨论基础问题,需要多高的“语文”水平?其实不需要多高,因为要考虑到读者因素。韩愈再怎么爱用奇字僻字,看看他那几篇著名说理的文章中有奇僻的用字吗?作家谈语文其实只能是谈而已(不过有切身经验的除外,如赵树理),毕竟作家的文字功夫是切身而得的,但语文人眼中语文还有一层教学要求在,看不到这一方面的人总难摆脱视界偏狭的问题。如果找一两个作家讲一讲语文就能使学生语文能力得到提高,不妨买电视,弄投影,建网络循环播放该作家的录像,皆大欢喜。
     至于台湾地区教的叫国语文,为什么要保留这个国字,大家恐怕也能理解。工具性人文性的说法也有,而且语言的工具性主要还是从外国人那边传过来的,别把这个当中国特色,其实我个人更倾向于把“想当然”作为中国特色,从“洋人的膝盖不会打弯”到“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莫不是想当然的结果。
    *最近在看美国语言政策方面的书,进一步体会到一种强势语言背后所蕴含的优越感和对其他语言的压迫感,所以美国人谈教育总有一部分反抗压迫的话题。与美国不同中国的文化发展中文的人统一由秦始皇完成了,按说秦朝倒的很快,秦国政令也应跟着瓦解,但实际上却被沿袭下来,为什么?不外乎,一管用,二有用。管用是管理方面的,有用是实用价值方面的。至于后来文化的发展,汉文化是一种自然选择的结果,虽然中间也有北魏孝文帝,清历届帝王的政令推行,但毕竟不是依靠文化压迫手段。所以拿美国语言现象讨论中国语文问题,看似靠谱其实却有很大的差别。
    *语言政策其实各个国家都有,至少推广普通话是写入我国宪法的,估计总以为自己就是语文的那些特级们可能并不知道这一点,而且前两年才知道竟然有特级语文教师不知道繁体字并不是语文学科的教学内容,有特级出书封面导语语无伦次不知所云,还有的特级好发奇思妙想凿空立论,凡此种种,不是单靠几篇期刊争鸣能解决的。
    *有感于课堂上的“小讲师”的出色表现——这些小讲师排练了多长时间?如果换成一个普通的适龄的讲解员,教育学院的教授们会不会感到惊奇?会不会把这种介绍行为当成课题研究?恐怕我们的教育什么时候不猎奇了,不虚誉了,才能正常一些。
    *在想象中任何一个群体的概念的潜力都是无限的“学生”“青年”“有志者”,但要具体的到个人呢?具体到某一个有血有肉又有别的具体的孩子呢?
    在谈学生(群体)的问题时,却用某一学生的成功作为证据,这样的证明方式,只不过是“因为有了个莫扎特,所以要把孩子都往音乐大师的路上赶”而已。
    *相对内容的套作,思路的套作,更可怕的。而任务驱动,却正是要在思路上建立套版。
    *语文世界和语文学科不是重合的同一个范围。作为教育教学科目,教育,教学,科目三者都要讲。不能只讲其中的任何一个。
    *谈谈以前接触过,今后打算不再看的人的书。个人偏见而已。
    于丹,易中天,钱文忠,张楚廷,孔庆东,李炳亭,朱永新,李镇西,曹明海,孙绍振,潘新和,李零,李海林,徐賁,龙应台,余秋雨,蒋勋
    至于已出书的一些中小学名师就不一一点名了。
    至于韩寒郭敬明之类人的书也不打算去读。对陈丹青早期几本书有爱,对后来的无爱。
    以上暂定,不断添加中
    * 即便现在文科研究有过度引用,晦涩难懂的现象也不应该简单地把问题归罪于传统。谈论每一门学问必然要有一个术语学习阶段,即如学生在学校学习诗词鉴赏也是要经历一个术语学习阶段。古人讲初窥门径,其中就包含门内“术语”的学习,也就是说作者所说的“云天雾地”并不是全是中国的传统问题,而是每一门学问都有自己特定的门槛。不要因为文科的内容看上去好理解,就认为文科的研究不需要术语学习。日常用语和研究术语本来就是有区别的。真正造成不好好说话的原因是有多种的,把不好的东西全都归罪于传统是一种简单化的思维方式。
    *现在的作文教学,其实,就跟《倚天屠龙记》里的“七伤拳”一样,内功深厚的强身健腑,内功不够的伤人伤己。
    *核心素养从天降,语文学科变模样。
    一筐不够变四筐,可作不少大文章。
    *语文教师最大的问题是容易沾染作家习气。作家可以在他们的笔下塑造人物的生活,这在创作时无可厚非,但语文老师错用了这种状态,试图摆布学生的生活就不好了。

    时间:2017-01-31  热度:106℃  分类:未分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