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衡水中学

    日行杂录2014.12.7

    衡水这个“精神特区”是为了发展学生的精神,还是为了发展教育的精神?
    我认为,衡水中学,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地方。其实,他的做法还有点原始。他之所以成功,其实抓住了两个学习的关键词——勤和苦。其他学校科学先进的方法是在一种开放的环境下展开的。
    对于孩子们来说。自然缺乏自制力,需要进行他律。当然,需要一些管理上的”专“来限制,但是衡水中的”专“有没有侵犯学生的正常权利呢?这一点应由相关专业人员来阐释。我就不说了。衡水中学的管理机制与学生挑选机制,只有一个目的实施”勤苦“教学,而凡是不能耐住”勤苦“学习的学生会被衡水中学淘汰。这样一来,也就保证了它的升学效率。而且会十分显著。我们都知道,勤苦,在知识学习上可以说是颠仆不破的良方。然而,勤苦并不是塑造学生精神世界的良方。目标趋势,精神力量,这些都是可以被人利用的。比如说,传销。且不说,我们高中学的知识并不全面深入,单说,勤苦行为本身就会让人走向偏执一隅的境地。
    问题是,这种勤苦应该是学生自然选择的,而不是受环境限制的。当学生出了衡水中学,发现自己和社会脱节时,会怎么样?是能够重新适应,还是抱怨教育,还是埋怨父母,抑或是……所有这些谁来负责?
    衡水中学的支持者可能会说,这都是高考逼的,其实考高制度,是一种选拔制度,它并没有让学习者或学校去参与极端的手段,逼迫学生竭尽勤苦之能事。衡水中学的管理,是一种强制性的管理手段,这种“他律”之强,已经触及到了学生应有的生活领域。衡水中学有的学生,几个月回不了家,这有利于学生和家庭的熟悉和亲密吗?有利于学生个人的成长吗?当然,这样的限制有利于“学习”!有利于“成绩”!如此闭塞的学习环境,不如把学校迁往深山孤岛,与世隔绝的地方。
    坚韧的另一面中也会有“无情”和“冷漠”在。
    不是自然状态下,学生没有挑选的余地,谈不上因才施教吧。只能说是“打造”选择适合的材料,产生相应的产品。这样的思维下,学生不是未成年人,甚至不是有权利的人。如果说因材施教的话”坚持不了的“也应该得到很好的教育,而不是离开。
    要是不认识到,衡水中学成功的关键,这些批驳衡水中学的文章,很难揭开衡水中学面纱。衡水中学这些学生的成功,并不是自然状态下的成长。而是以极端的手段来完成的。就跟前些年存在的特殊教育的“行走学校”一样,不是证明学生可以改造和塑造,而是证明了人有无穷的适应能力而已。正如一位美国心理学家指出的“如果惩罚足够让人心惊,或者奖励足够让人心跳,没有什么指令会被你(或我)拒绝。”
    学生的成功终止于高考吗?
    学生的成长终止于上大学吗?
    如果不终止,我们如何判定“这”就是学生需要的“成功”?
    现在我们还在使用涸泽而渔的手段去打鱼吗?如果客观是基础的话,衡水中学可以被看做精神特区吗?带动周边文化是事实,但是要看到是以什么样的手段。记得当年看亚洲大专辩论会时,说道泰国经济发展,是以什么样的手段呢?泰国出名了,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名了呢?是佛国吗?
    古人讲,君子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我们该如何选择?古人云,蒙以养正,圣功也。我们教给学生的是”正“吗?
    衡水中学当然不可复制,一批苗被拔完了,还有另一批等着被拔。衡水中学不负责耕种的全过程,它只负责拔。可以理解,但不会认同。

    对于流行的事物,不能轻易地予以认同,因为这些流行的东西,除了有可能成为经典之外,还有可能成为恶俗!

    时间:2016-02-28  热度:178℃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徐志耀

      衡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树独秀万木枯”,他周围的学校几乎都成了他的分母。

    2. 回复
      徐志耀

      对于学生来说,高考只是一个起点。对于衡水来说,高考就是它的终点。因此,它要用无数的学生和老师来塑造自己的终点。最可叹的是,家长把高考作为终点强加给学生,因此他们宁愿充当补课游击队,也要剥夺孩子最后的业余时间,以求得自己的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