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志公:漫谈语文教学——提高学生的语文程度

        一个学生进入小学后不久就开始念文章,到高中毕业,一共要念十年,十一年甚至十二年。如果以每年念五十篇来算,一共可以念到五六百篇。这五六百篇文章自然包含着许多内容,学生受到的教育自然也不仅是在语文一个方面。文章里有思想,学生念了,不会不受到思想上的启发或教育;许多文章里有知识一—历史的,地理的,自然科学的,等等,学生念了,必然同时吸取了那些知识:许多课文是文学作品、学生念了,无疑会受到文学艺术的感染和熏陶。就是说,语文教学对学生所起的教育作用是多方面的。因此.大家对语文教学的目的任务,有种种不同的看法,对这各种因素的相互关系有种种不同的理解。但是,无论对语文教学的目的任务和各种因素的相互关系持什么样的看法,有—点是大家都不能否认的,那就是语文教学必须教学生把语文学好,达到应有的程度,这是语文教学无可推卸的责任。这里就专就这一点来谈,不打算全面的讨论语文教学各方面的问题。
         一个中学毕业生应该具备怎样的语文程度呢?我是这样理解的:中学毕业生,或将参加工作.或将进入高等学校学习专门知识,也就是说,他们是已经受完了普通教育的人。那么,他们掌握现代语文的程度就应该是:
         1.能渎一般应用的书籍报刊,在语文方面没有障碍;只要书籍报刊中所涉及的思想内容或知识内容是他们所能理解的,就应该理解得完整,确切。
         2.能写—般应用的文章,在语文方面没有显著的毛病,只要对所写内容的认识是明确的,正确的,就应该能够清楚确切的表达出来,至少做到清通。
         3.知道有哪些基本的工具书,并且能够运用这些工具书,自己解决在读书、写作中发生的问题。
         概括起来说,一个中学毕业生在语文方面应当是基本上通了,基本上够用了。这个要求是否太高厂呢?我看不算太高,应该这样要求。今天的中学毕业生,是否具备了这样的程度呢?就我所接触到的一些情况来看,有些学得好的能达到上面的要求,有的甚至还能更高一些,比如能搞点文艺创作。但是还有不少达不到上面的要求。
         如果确实还有为数不小的一部分学生的语文程度同我们的要求有不小的距离,那么,提高他们的语文程度显然是我们语文教学的迫切任务。有同志问:“我们天天说要提高语文教学的质量,这质量到底表现在哪里?语文教学质量的高低,拿什么来衡量?”我想,是否可以这样说:语文教学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志,或者说
     衡量语文教学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能否有效的提高学生的实实在在的运用语文的能力。
     明确语文教学的目标
         语文教学中有种种“行话”,名堂很多。例如,从如何讲课的角度提出的,有讲解时代背景,介绍作者生平,分析主题思想,分析段落大意,分析人物形象,发掘语言因素,发掘思想性,扫除文字障碍,等等。提出这么多术语,有两个问题。——是容易使教师分散注意,把精力过多的放在这上面,客观上起到冲淡语文教学真正目标的作用;二是有的术语提法不一定妥当,容易引起一些认识上的混乱。教师们兢兢业业的去钻这些概念,挤掉了研究课文、设计训练方法的时间和精力;课堂上,左一个环节,右一个环节,过多的知温和理论的讲述,代替了学生对课文本身的诵读,理解,揣摩,思考和语言文字的练习、运用。不是说所有那些名堂都该取消,时代背景等等都不该讲,而是说要在明确语文教学根本目标的前提下来处理这些问题,才能处理得适当。有的说法还不大好懂。“发掘语言因素”,这话就不好懂。文章就是用语言表达思想感情,整篇文章都是语言,怎么还要发掘?既要发掘语言因素,于是,什么是语言因素,怎么发掘,种种问题都出来了。我不知道这说法是怎样提出来的。不过,我可以设想,原意大概是说,一篇文章在语言方面有好些应该讲、值得讲的地方,不要忽略过去。这显然是对的。可是,由于说得有点迂曲,大家又不从这个说法的用意着想,只在字面上绕圈子,就把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闹得复杂、玄妙起来了。又如,“扫除文字障碍”,这个说法也值得考虑。“扫除文字障碍”,意思是说,文章里有生字难句,要讲一讲,因为生字难句好像前进路上的障碍物,要先扫掉。有生字难句,这对理解课文确实是一种障碍,单从这点考虑,这样提是有它的道理的。但是问题还有另一面。教学语文,除了让学生通过语言文字去理解课文内容而外,还要在理解课文之后再进一步去休会语言文字的运用,这才能使学生的语文能力有所提高。按“扫除文字障碍”的说法,那么,扫掉这些障碍之后再干什么呢?走向哪里去呢?去分析课文。显然,这是把讲解生字难句跟分析课文分割开来,成了两回事。照这些人的看法,讲生字难句并不是分析文章。所谓分析文章,指的是把文章丢在一边,由教师去发挥微言大义。我听过一次语文课,那位老师一连用了三课时分析一篇课文,由始至终,老师和学生都没有打开课本,更不要说念上一字一句了。这样对待语文教学恐怕是大成问题的。照我看,讲内容、讲写法,都离不开字、词、句。讲字解句,是教一篇文章的本分,不是什么“扫除障碍”。
     总之一句话,切实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这个语文课的目标要十分明确,不要让许许多多的术语把它淹没,以致使教学事倍而功半。
     反过来,明确了这个目标,各种提法怎么对待就有了尺度,就可以处理得比较妥当。
     学好语文的三道关口
         要语文基本上能通、够用,我觉得要过以下三个关。
         1.字  关
         “字”是学好汉语汉文的第一关。这是个大关。过不了这一关,提高语文程度很困难;过了这一关,提高就比较容易。
         我们的汉字比较难学,数量大,得一个一个的去学,学一个算一个。要学多少个字才够用?一般估计,要五千来字。这个数字是有根据的。报社的排字房里,放在常用字架上的铅字,就有五六干个。当然其中不都是最常用的,最常用的大概三干多个。就说三干多个吧,  —个个的去学、认、记,这已很不简单。每个字又往往有不止一种意义和用法。同一个字在不同的词里表示不同的意思,这种例子是举不胜举的。多而难,所以说字是一关。考察一下实际情况,凡是读书有困难,笔下文理不通的,十之八九是被这道关口拦住了——认得的字少,不够用;所认的字没弄清楚,不管用。另一方面,汉字有它的方便处。比如,—年十二个月,从一月一直到十二月,只要认识了一到十的数字.认识了“月”字,就能一个个的搭配上去,全都认识,而在西洋语文就不是这样,每个月有每个月的名称,十二个都是生字。又如,我们认识了个“张”宇,就解决好些问题。姓张的张是它,纸张的张也是它,扩张的张还是它,等等。这也就是说,认识了几千个字,同时就解决了上万个词。所以,字这一关一旦过去,就会感到—通百通,左右逢源。古人对字的教育很重视,在这上面花很人力气,不是没有道理的。
         要用很大力气来过字关是汉语汉字的特点在语文教学中的反映。这一关过不去,不行;过去了,就有很大好处。
         这一关怎么过呢?对字的教学,积极的一面要加强,不能单独依靠消极的纠正。过去,我们在消极方面做得多,老是纠正错别字,消灭错别字。但是,光靠纠正和消灭是不行的。在小学旦,只念过“刻苦学习”,没有学过“克”字,不会把“刻苦”错写成“克苦”等到学了“克服”这个词,又没学好,就会把“刻苦”写成了“克苦”。因此,随着认识的字的增多,写错字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怎样才能消灭错别字呢?只有让学生实实在在地掌握住所学的每个字。错别字不是单纯的写字问题,而是字的教学、词的教学、语言教学不健全的反映。有个高中学生把“一知半解”写成“一知半截”,怎么会产生这样的别字呢7原因就是在第一次接触到“一知半解”这个成语时,囫囵吞枣,没有弄懂。可以设想,他对文章里包含这个成语的句子,乃至与此有关的思想内容也没懂。这岂止是一个字的写法问题?
       
       在过字关这个问题上,文(言)白(话)是相通的。文言文如果能学好,对学现代语的字大有帮助。从文字的角度来看,文白古今,继承性特别显著。现代语的许多双音词,里边的字或多或少地保留着古义。如文言文中的“微”宇有精细幽深的意思,懂得了文言的“微”字,就能更确切地理解现代语中“微妙”、“稍微”这些词。又如古文中“存”字有安慰的意思;懂了这一点,就很根容易理解现代语还在使用的“温存”。现在的中学生念文言文,往往是整句地囫囵吞下去,对字的理解不够确切。
     例如,《醉翁亭记》开头第一句是“环泥皆山也”。我叫一个学生解释这句的意思,他说:“滁州周围都是山”。我问他哪一个字的意思是“周围”’为什么“环滁”就是“滁州周围”,他回答不出。我再三启发,他还是说不出“环绕着滁州都是山。”这说明他对“环”字没有理解好,这种情形对于过字关是不利的,应当改变。当然,多讲了学生也接受不了。
         要尽早的引导学生学着用字典,使他们对字典发生兴趣,养成用字典的习惯。这对于过字关是十分重要的,于学习语文有重大的意义。
         2.句  关
         这里应该先说一下词汇。就掌握语言来说,词汇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语言水平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掌握词汇的情况。目前许多中学对词汇掌握得不够,不好,表现在阅读上是对词的理解不确切,表现在写作上是词不够用,用得不准确。在教学中,词处在字、句之间。前边说的过字关,离不开词的教学(不能丢下词去孤立的讲字):下边要说的过句关,也离不开词的教学(不能丢下词去抽象的讲句)。反过来说,讲一个词,一方面不能不讲构成这个词的字的读音、意义和写法,另一方面不能干讲这个词怎样用在句子里。换言之,解决词汇问题,  —头要距边字关统一起来,一头要跟过句关统一起来。因此,这里暂时不单独把词汇作为一关来讨论。
         句子是个大关。很多学生读书的时候对句子的理解不清楚,作文的时候句子写不通。过句关,需要抓住重点。谈到句,自然就会联想到语法。事实上, 就汉语而论,一个句子通不通,主要是逻辑思维的问题,是想的问题。平常作改病句练习,病句的病在什么地方?主要的病就在于没有想清楚。 在一次测验中,有个学生写了这样的句子:“英雄的形象在我心中生根、开花、结果。”照语法讲,这是主谓搭配不当,其实,这是事理不合,主谓搭配不当是其后果,是思想没有搞清楚在语言文字上的表现。
         过句关,首先要重视学生的思维条理,从语法方面来讲,主要得注意词的组织配合和虚词的运用。
        
        前人好搞对对子,我们以前总以为那是为了学作诗。实际上那正是在反反复复的训练字句的组织配合。
        比如,“红花”对“绿叶”,这两个都是用形容词加名词组成的偏正结构。“水落”又“石出”,是句子对句子。四个字以上的,可以连复句都包括进去对对子,这里边的毛病很多,但是前人千百年来抓住这个办法不放,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面还有逻辑训练的因素。“飞禽”对“走兽”,两个都是由动词加名词组成的偏正结构,能对。但是“飞禽”对“奔马”就不行,虽然“奔马”也是动词加名词的偏正结构,但在逻辑上概念的等级不同,对不起来。这里提一提这个古老的办法,并不是要提倡对对子,而是用这个来说明,抓组织配合是多少年来训练学生过句关的老传统,这一点对我们是有启发作用的。
         过句关也应该更多的从积极方面着眼,加强训练,不能光是靠消极的改病句。讲课文时,不能让学生对文章里的句子囫囵吞枣,要让学生理解得透彻、确切,有点分析能力。
         讲句子是否会妨碍讲课文?不会。只要不是讲得过于烦琐,不会妨碍讲课文,正相反,对学生理解课文是大有帮助的。例如,毛泽东同志的《改造我们的学习》这篇文章,第一段讲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经过,把取得的成就作了概括。第二段一开头说;“但是我们还是有缺点的,而且还有很大的缺点。”从语法上来说,这是递进关系的句子。如果引导学生注意一下这个句子的结构,跟一般的陈述句(比如“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大约缺点的”)比较比较,一定能帮助学生更好的理解这篇文章的主题思想。说这是讲句子,可以;说这是讲文章,也可以。
         从课文出发讲句子,可以把语法、修辞、逻辑联系起来。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有这样几句:“……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有一位教师讲解这句时指出:黄烽,用“肥胖”来说它的样子,用“伏”来说它的动作;叫天子,用“轻捷”来说它的样子,用“窜”来说它的动作——这是形容词和动词的配合,这样配合非常好,把景象写得准确而生动。我认为这样讲解,比分析一大通百草园如何好,鲁迅先生如何喜爱百草园,甚至从这里再生发出一套大道理来,对学生会更有帮助。
         3.篇章关
         中学生写文章,有时候意思很好,就是组织得不好,没有条理,没有很好的把思想表达出来。有时候又仿佛文思枯涩,干巴巴的几条筋,铺陈不开。谋篇布局,看来也是一道关口。
        
     篇章,无非是思路的反映。思路,无非又是认识事物、思考问题的过程。因此,必须帮助学生会细致的观察事物,有条理的思考问题。决不能单纯从技巧方面来看篇章问题。
         近来,接触了一些教学工作,感到有些教师在技巧上花的工夫太多。他们在初一就大讲方法技巧,而不从帮助学生很好的观察事物入手,不从思路上来引导。有位老师讲鲁迅先生的《一件小事》,着重讲文章中的“我”和洋车夫的对比,讲怎样突出入物形象。结果学生在作文中写了这样的事情:一群小学生周末去看电影,看到有个盲人要过马路,他们只觉得很好玩,并没想到怎样去帮助那个盲人。这时忽然有辆汽车疾驰而来,眼看要出事。在这紧急关头,幸好一位工人叔叔奔过去把那盲人搀扶了过来。小学生们感到很惭愧。他们“觉得工人叔叔的背景渐渐高大起来”,他们“带着愉快的脚步来,却带着沉重的脚步走进电影院”。是不是真有这么一回事呢?经了解,事实并不如此,他们当时也感到很着急,并没有“觉得很好玩”。这个学生所以要这样写,说是为了要对比,使工人叔叔的形象突出。这件事除了告诉我们要注意对学生进行写作态度的教育而外,还充分说明,过早过多的讲技巧,没有什么好处。
         
        过篇章关的有效办法是指导学生多读些好文章。讲这些文章的时候,要帮助学生了解作者是怎样观察事物的,是怎样思考问题的,是怎样展开自己的思路的。不要纠缠在写法上,更不要好高骛远,不适当的去讲文艺创作的技巧。
        语文教学中的三个统一
         要提高学生的语文程度,教学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则是求统一。
         1.思想内容与语言文字统一。不要一会儿丢下思想内容去讲语言文字,一会儿又丢下文章去讲思想内容。要统一起来,把语言文字讲清楚,从而理解思想内容,懂得了思想内容,又去领会语言文字的运用。
         2.知识与训练统一。不要离开训练,空讲语法、修辞等等知识,也不要排斥知识,杂乱无章的只管练习。知识要为训练服务,训练要运用有条理的知识,又去巩固所学的知识。知识和训练的目的不是两个,是一个——提高运用语言文字的技能。
         3.读与写统一。要提高写的能力,必须多读,熟读,精读。写,需要指导,需要练习,但是没有读作基础是不行的。讲一篇文章,指导学生好好的理解,好好的读,也正是在指导他学习写。不要把读和写看成不相干的两码事。
         《岳阳楼记》里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句子。我要一个学生讲讲这句话的意思。他说:“这里表现了作者忧国忧民的思想和伟大的抱负,不是斤斤计较个人利害,而是时时关心国家的安危,百姓的疾苦,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但是,范仲淹是为封建统治阶级服务的,他的思想不能跟我们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相提并论……”等等。我说,就只要讲讲这个句子的意思,先不必发挥这么多。他重说了一遍,还是讲了一大套,讲了一番大道理,无论如何也讲不出这个句子的意思来。“先”怎么用,“后”怎么用,两个“忧”字有什么不同,两个“乐”字有什么不同,全句该怎样用现代语表达出来,都说不出。学了篇文章,只能讲大道理,不能确切的理解文义,怎么能真正领会文章的思想?这样,怎么能收到举一反三的效果,提高读书的能力?怎么能从读的文章中学到作文的方法?
        总之,真正把文章弄懂了,既学了读书,也学了写作,又学了思想;否则,一样丢,样样丢,一无所得。不要看学生能讲一大套,他所说的,不是自己所理解的《岳阳楼记》的思想,而是背诵老师的思想。
       
        要有效的提高学生的语文程度,就得严格要求。这就需要教师自己有本钱。所以,教师必须不断的提高自己。最重要的是工作要踏实。不要追求形式,只讲过场;不要纠缠在种种名堂的概念、定义里头,靠条条框框办事。我们要用学生的实实在在的语文程度,而不是别的什么,来检验自己的工作成绩。
                         
                                                        1962年10月

    时间:2016-02-09  热度:152℃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